東正拍賣

东正新闻|News

首页>东正新闻> 「东正18春拍」清雍正 御制精铜福山寿海龙纹弦纹大瓶

「东正18春拍」清雍正 御制精铜福山寿海龙纹弦纹大瓶

[字体:]


皇家长物

清雍正 御制精铜福山寿海龙纹弦纹大瓶

款识:大清雍正年制

H 65cm

来源:北京瀚海,2007年12月17日,编号2518

展览:首届世界华人典藏大展,2011年1月9日,首都博物馆

出版:

《首届世界华人典藏大展》,北京出版社,2010年,页35

参阅:《清代御窑瓷器·卷一·册下》北京紫禁城出版社, 2005年,页24-25 

估价:RMB 12,000,000-15,000,000


此瓶体量硕大,以精铜铸就,瓶侈口、长直颈、鼓腹至底渐收、足部外侈。颈部及腹部皆以通景式装饰海水波涛纹,颈部装饰落花流水纹样,在海浪之上上漂浮着大朵的梅花,水流因势迂回婉转,白浪翻卷,气势磅礴;梅花随波逐流,动感强烈,形成点、线、面结合的视觉效果。

落花流水纹源于曲水纹,据元代陶宗仪《辍耕录》记载,宋御府名画锦裸所用织锦中,有『紫曲水』一名,并注『俗呼落花流水』,是著名的丝绸纹样之一。元、明、清各代都有继承发展,明代最为流行,并在原有题材纹样的基础上,创作出了品种繁多的落花流水纹锦,成化时期御窑厂将此纹饰运用到斗彩瓷器之中,至清代早期,世人对瓷器的鉴赏风气推崇成化官窑,其花纹、形制多有仿烧,此纹样亦广为运用到各种门类中。

腹部则在海水之上装饰三条姿态各异的巨龙,龙纹为双角五爪,属帝王专用纹饰。正龙居中,头部饱满,瞠目张颔,须髯飘动,龙身修长遒劲,呈现曲线之美;身侧为二龙戏珠,一升龙,一降龙,二龙相对,前爪作擒攫之姿,后爪分撅海水,腾跃而出,争珠而戏。

周身环绕火焰纹,威猛而雄奇。龙纹描绘遵循三停九似之原则,其龙角、鼻、颌下生髯,背脊、龙爪及龙尾等具体描绘处,各不相同,刻划细腻,威风凛然。 底开方框,内铸『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大清雍正年制』
六字双行楷书款

此件御制海水龙纹铜瓶体现了雍正一朝精湛的铸铜技艺和极高的艺术水平。据《钦定大清会典》记载,自康熙朝始设立武英殿造办处,下设十四作,其中就有『铸炉处』与『铜鋄作』,但至雍正初年,制作流通货币铜钱的主要原料黄铜生产明显不足。《雍正朝起居注》有『各省未得流布,民用不敷』之状况,致使雍正初年不得不通过政令禁止使用铜器,以此搜集铸钱的原料。据《清世宗实录·卷四十》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户部等衙门议覆、陕西道监察御史觉罗勒因特疏奏。欲杜私毁制钱之弊。必先于铜禁加严。……惟在严立黄铜器皿之禁。今请红白铜器、仍照常行用。其黄铜所铸、除乐器、军器、天平法马、戥子、及五斤以下之圆镜、不禁外。其余、不论大小器物、俱不得用黄铜铸造。其已成者、俱作废铜交官、估价给值。』而失察的官员及买用之人,亦照例议处。雍正批准实行,并且皇帝本人也亲自带头,宫中亦不用黄铜造物。故而雍正元年至四年只有铜作和鋄作,雍正四年之前,除如意外,内务府造办处几乎未做过铜质陈设品,大量制造铜质陈设品出现于雍正五年,造办处恢复铸炉作。而如本品近一米高的铜制瓶则更为稀少,这种型制大多与香炉、烛台共享,作为五供器。以铜为供器,以利稳固,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载,雍正八年九月十八日炉作既有因地震以至寿皇殿供器香几不稳,改珐琅供器为宣铜之记载:『各处供奉珐琅供器虽系贵重之物,不能永远坚固,今用宣铜仿古制花纹成造供器,欲画样呈览等语。』世宗下旨:『香炉、蜡台纸样准做,花瓶耳子不好,另改画。做时寿皇殿一份镀金,其余俱烧古色。』而雍正一朝铜器烧古则屡见不鲜,有别于黄铜璀璨的本色,烧古则更符合雍正皇帝仿古之审美况味。

此瓶之造型为雍正皇帝所钟爱,除铜制外,在雍窑御制瓷器中则更为多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支无论纹饰、器形都与此器几乎相同的长颈瓶,参见《中国陶瓷全集•清(上)》,编号227;

《中国陶瓷全集•清(上)》,编号227

香港佳士得则于2009年5月27日售出另一只,属张宗宪先生旧藏,编号1825;而除青花外,此器之造型更有祭红、窑变、仿哥釉等釉色。


此种造型应由明朝初期的净瓶得启示而作,整器体量硕大,气势恢宏,表面以浅浮雕形式表现的水波纹及龙纹, 绝不逊于陶瓷上笔绘之作,可见冶铸之功。画面布局匠心独具,威猛之龙纹与极具诗意之美的落花流水纹样相合,展现出雍正皇帝深厚的文化底蕴与无与伦比的艺术品位。雍正一朝短短十三载,更因前期禁铜而铜制陈设器数量稀少,底铸明确年款者更可谓罕见,佳士得曽于1999年4月26日上拍一套『大清雍正年敬制』款的御制铜五供,编号0522;尺寸大小及铸造风格皆与本品相类,可兹参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