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正拍賣

东正新闻|News

首页>东正新闻>东正秋拍 | 清乾隆 紫檀嵌掐丝珐琅海屋添筹纹宝瓶式座屏

东正秋拍 | 清乾隆 紫檀嵌掐丝珐琅海屋添筹纹宝瓶式座屏

[字体:]

清乾隆 紫檀嵌掐丝珐琅海屋添筹纹宝瓶式座屏

H:61 cm

来源:法国私人旧藏

RMB:3,000,000-4,000,000


明万历刘若愚《酌中志》述及的宫廷用木中已有紫檀,乾隆时期,皇家对于紫檀的青睐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从《造办处行取清册》中可看到乾隆初期每年紫檀用度都在万斤以上,这种色泽深沉,质地细密的珍贵硬木颇受乾隆皇帝喜爱,此一时期紫檀制器选料甚为考究,用料清一色,选取无疖无疤,无标皮,色泽均匀之整料。并为保证外观色泽一致及坚固耐用,往往采用一木连做,各种木料互不掺用,可谓不计原料、不计工本,并且十分注重艺术与装饰性,同时与多种工艺相结合,殚精竭智,力求新奇考究。本场东正秋拍皇家长物专场中即上拍一件典型清乾隆时期宫廷御用风格的“紫檀嵌掐丝珐琅海屋添筹纹宝瓶式座屏”。



此屏为紫檀满彻,取材体量颇大,木色沉郁凝厚,包浆圆融无碍。宝瓶式座屏,至上而下分三部分,以榫卯结构互相衔接。主体为海棠式瓶,四方倭角,侈口,束颈,圆鼓腹,下承圈足外撇。腹部对饰双龙耳,首后生独角,龙身遒劲婉转,横亘于瓶身,四爪孔武有力,其龙身光素,但肌理刻划颇为写实,尤以背脊描绘生动传神,给人以剑拔弩张之感,龙爪似如意,倍添祥瑞。

瓶身纹样磨饰细腻平整,皆上下相对形成呼应之势,口沿及底足处各饰一周变形蕉叶纹,腹部则在两端雕饰一周璎珞纹及仰莲纹。中部随两端纹样之起伏做开光,其内嵌饰掐丝珐琅面心,通体施天蓝色珐琅釉为地,其上以粉、绿、蓝、黄、白、红等诸彩填饰海屋添筹纹样。远处仙山隐隐,长空彩云如锦,仙阁浮现于山海之间,一只口衔竹筹的仙鹤向楼前飞来,其下瑞蝠翩翩,体态优美舒展,下方波涛浩瀚,白浪翻涌,危崖兀立,意趣隽永。

海屋添筹典出宋苏轼《东坡志林·三老语》「尝有三老人相遇,或问之年……一人曰:海水变桑田时,吾辄下一筹,迩来吾筹已满十间屋。」后遂演绎为海中有一楼,内贮世间每人寿数,用筹插在瓶中,每令仙鹤衔一筹添入瓶中,则可增寿百年,所以世人常用「海屋添筹」寓祝长寿。

此屏取宝瓶之形,下承海水坐托意寓如此。所承海水紫檀托,其海水纹由高浮雕颇具动感的线条组成,线条弯曲流畅,雕琢颇为繁缛精细,运刀深峻,做翻涌拱卫之态,即由四方向中心翻卷,托举宝瓶于其上,寓意宝瓶为可增寿数之筹瓶。最下方雕琢海棠式束腰高座,承四如意云头足。座体敦实高隆,以利稳固,彰显宝瓶凝重华丽之气韵。

此一时期紫檀制器选料甚为考究,往往采用一木连做,各种木料互不掺用,可谓不计原料、不计工本,并且十分注重艺术与装饰性,同时与多种工艺相结合,殚精竭智,力求新奇考究。本品也不例外,在工艺上以紫檀及嵌珐琅相结合,在装饰技法上,则对西洋元素加以吸收和运用,其时西方正值文艺复兴后的法国路易十四,路易十时期,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的艺术大行其道,巴洛克的那种精雕细琢及镶金嵌玉的工艺风格,也影响到清廷之装饰艺术,如本品以浮夸的手法雕饰的双龙耳及装饰繁缛的珐琅嵌板,皆为此种工艺风格与东方艺术相融合而成,而紫檀不喧不噪、色泽深沉、稳重静穆的特性则可完美的与这种华丽的风格形成映衬,从而达到最佳之艺术效果。


此类紫檀制品大多由造办处承做或由造办处画样,经皇帝审核并提出修改意见后交由苏州织造、粤海关等机构承办。如乾隆四十三年二十七日,奉旨:「着交如意馆照样成做插屏一座,其花纹要往深里雕做,钦此」;乾隆八年传旨「凝晖堂着按地方之尺寸做通景围屏一架,先画样呈览,准时交粤海关成造,钦此。」而如本品嵌饰珐琅装饰的,《活计档》亦有记载,乾隆九年「传旨养心殿西暖阁楼上十二扇围屏着按地方之尺寸先画样呈览,准时交粤海关成做,钦此。……里面十二扇其裙板绦环或何样好款式或珐琅往细致里做。」除传旨奉造之外,每年各地官员入供也为大宗,如乾隆三十二年十一月十九日,总管王常贵传旨「两淮盐政普福所进……紫檀雕镶珐琅如意香几成对……着伊差人送往圆明园交与总管李裕查收,钦此。」圆明园作为紫禁城之外的第二政治决策中心于乾隆时期,可谓装饰穷奢极欲。乾隆一朝诸多紫檀结合西洋时样用器皆送往圆明园陈设,如乾隆二十三年十二月十三日奉旨「李永标所进紫檀镶牙花洋式宝座一尊、紫檀洋式书格四座、紫檀洋式挂屏架四个、紫檀洋式半圆挂桌一对、紫檀洋式挂桌四张、紫檀洋式宝座一尊着伊家人送圆明园交总管李裕水法上安设,钦此。」

从这件座屏装饰技法及设计图案分析,应为陈设在紫禁城或圆明园等处的主要宫殿之中,其设计制作直接体现了皇家的审美取向,既彰显了皇权威仪,又兼顾了吉祥意趣,整器用料考究,做工精细,融汇中西方艺术与多种工艺相结合,装饰瑰丽,尽展皇家尊贵奢华之气度与风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