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正拍賣

东正新闻|News

首页>东正新闻>东正秋拍 | 云觥万载古代玉器专场——豪奢摆件

东正秋拍 | 云觥万载古代玉器专场——豪奢摆件

[字体:]

北京东正2017年秋拍继续推出【云觥万载——古代玉器专场】,为各界藏家师友奉上60余件臻品古代玉器。本期将为您奉上本专场精选玉雕摆件,其中一件乾隆时期宫廷仿古器之典范,“清乾隆 黄玉圭璧”,用料奢贵,造型古朴,唯美神秘,完美结合了上古悠远典雅之韵味与清代繁复雄浑之艺术风格。另有一尊来自伦敦Leonard Gow旧藏的“元 白玉熊尊 ”亦极为引人注目。


清乾隆 黄玉圭璧

L:14.5 cm

著录:

1.纽约佳士得,1996年3月28日,Lot.38

2.香港佳士得,2003年7月7日,lot.758

RMB 1,000,000-2,000,000

整器以整料珍贵黄玉雕制而成,用料硕大却毫无绺裂瑕疵,玉质温润如脂,莹洁细腻,色泽均匀浓郁,最上端带有红皮,设计巧妙,鸿运当头。物以稀为贵,明清宫廷的仿古玉器中黄玉所见甚少。魏文帝曹丕有《与钟大理书》说:「窃见玉书称美玉,白如截肪,黑譬纯漆,赤拟鸡冠,黄侔蒸栗。」以「蒸栗」比拟黄玉品色;明代曹昭《格古要论》说,「黄玉如粟者为贵,谓之甘黄」;明末学者高濂在《遵生八笺.燕闲清赏笺上.论古玉器》提到:「玉以甘黄为上,羊脂次之。以黄为中色,且不易得,以白为偏色,时以有之故耳。今人贱黄而贵白,以见少也」。此器通体正黄色实为难得,为黄玉中之佼佼者,非皇家制玉而不可为。

此物呈圭璧上下交叠貌。在传统的用玉体系中,礼器用玉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周礼》曰:『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此『六器』是中国古代礼制玉器的核心,关系到国家大事,是历代统治者制定礼法时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圭』亦作『珪』。古代祭祀、朝会用玉器。古为瑞信之物。被广泛用作『朝觐礼见』标明等级身份的玉,《周礼·春官·典瑞》:『公执桓圭……以朝觐宗遇会同于王。』 圭中部连以玉璧,圭璧出自《周礼·考工记·玉人》所载:『圭璧五寸,以祀日月星辰。』今释为『以璧为底之圭,圭长五寸璧六寸』。又据《后汉书》所载,圭璧是用于祭祀天地的礼器。郑玄注引郑司农云:『以圭璧见于王。』 《后汉书·明帝纪》:亲执圭璧,恭祀天地。明 陈继儒《大司马节寰袁公(袁可立)家庙记》:『鼎彝俅,迎神圭璧收。』《新唐书·陈子昂传赞》:『 子昂 乃以王者之术勉之,卒为妇人讪侮不用,可谓荐圭璧于房闼,以脂泽污漫之也。』《隶续·米巫祭酒张普题字》:『此碑字画放纵欹斜,略无典则,乃群小所书。以同时石刻杂之,如瓦砾之在圭璧中也。』


正中减地的尖圭,呈长方条状,顶部琢为尖锐三角之型,圭体向两侧倾斜并凸出中间的脊线。正面上端浅浮雕星辰纹饰,三星连珠,底部浅浮雕海水江崖纹饰。背面光素。星辰与山之纹饰,乃十二章纹中上下对应的一组。史载,皇帝冕服自舜帝起就服十二章,以后帝王皆承袭古法,历数千年未变,将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这十二古人之象分两组对称排列,十二章各有专纹,各有象征。其中日(内琢有三足鸟)、月(内琢有玉兔)、星辰(通常作三星连珠)代表三光照耀,象征帝王恩泽普照四方;山则取其基业稳固;龙则取其应变,亦为帝王独有的尊贵象征;而华虫即为雉鸟,取其文采昭著;宗彝的形象为虎、蟾之形,象征帝王的忠、孝美德;藻为水生植物,取其洁净之意;火为光焰之状,取其光明;粉米即白米,象征帝王重视农桑且能滋养万民;黼为斧头之形,取其果敢决断的意志;黻为两「己」字相背之状,代表帝王具有明辨是非的能力。

圭与璧交接的两侧各透雕一卷体螭龙,以阴线勾边,精致华美。璧之左右两侧出廓透雕一对灵蝠,圆眼尖头,双翼舒展,以寥寥细阴线勾勒翅翼之细节,作振翅欲飞之态。璧之下方出廓透雕浪势汹涌的海涛纹,与圭底部之海水江崖纹相连。碧海之中惊涛骇浪,中央山崖耸立,怪石嶙峋,一动一静之间,海浪扑打飞珠溅玉之情态、山崖高屹岿然不动之气派,皆呼之欲出,令人观之若有风声在耳,海雾扑面。『海水江崖』(纹)是一种传统纹样,多用于龙袍、官服下摆,即图案下方斜向地排列着许多弯曲的线条,名谓水脚,代表深海,水脚上装饰有波涛翻卷的海浪,水中挺立一山石,寓意福山寿海,也有「山河一统,天下归一」之含义。若进一步与璧的天圆外观两相连结,则适巧组成「海天捧日」之形。

璧呈正圆形,四周起立边,双面满饰八组浅浮雕仿古兽面纹,线条流畅,刀工劲挺,突出兽面之凛然威仪,又带有图腾崇拜的神秘色彩,具有浓厚的上古遗风,极富立体感及装饰感。兽面纹,又称饕餮纹,最早出现于距今五千年前长江下游地区的良渚文化玉器上,为中国传统纹饰中的一种,盛行于史前、商代和西周初期,突出动物面部的抽象化图像,无角、躯干和尾,形态狰狞凶猛。《吕氏春秋·先识》篇云,『周鼎着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其及身』。《左传·文公十八年》云:『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谓之饕餮』。三代时期,饕餮纹常出现在青铜器上,尤以鼎为多。商周两代的饕餮纹类型很多,有的像龙、像虎、像牛、像羊、像鹿;还有的像鸟、像凤、像人。饕餮纹其名并非自古而有,而是随着金石学兴起,由宋人定名。如吕大临《考古图》记癸鼎说:「中有兽面,盖饕餮之象。」从西周以降,这种纹饰的神秘色彩逐渐减退,至宋元明清时期逐渐演化为仿古器物纹饰。

此件黄玉圭璧即为乾隆时期宫廷仿古器之典范,用料奢贵,造型古朴,深具上古吉金重器之古雅朴拙,唯美神秘,又融合了盛世制器之富丽雍容,恢弘大气。清代宫廷对于瑞玉和礼器,主要有两种用途:一是在特定的场合,按传统加以使用,二是把他作为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加以学习,研究收藏。《清文稿》卷八十二吉札记:『祭品,……玉、帛、牲牢、玉六等,上帝苍璧,皇帝祗黄琮,大社黄圭,大稷青圭,朝日赤璧,夕日白璧,旧制社稷坛,春秋常祀用玉,祷祀则否』,说明清代宫廷在吉礼中使用了圭、璧、琮等礼器。整器饱满充盈,极富美感,雕工精细,工艺繁复,匠心独运,大处利落痛快,小处精妙传神,师古而不拘泥于古,高古而又深具新意,完美结合了上古悠远典雅之韵味与清代繁复雄浑之艺术风格,在继承中变化求新,展现了乾隆一朝宫廷制玉的风范。

《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编8·清》,紫禁城出版社,页43,图17

元 白玉熊尊

H:6.8cm

来源:伦敦Leonard Gow旧藏

Leonard Gow(1859-1936),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船运公司运营者,著名慈善家,雅好收藏中国瓷器、玉器等艺术品,1931年通过Hobson的Burlington杂志出过一本图录,并借出56件艺术品参加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在1935-36年举办的国际中国艺术展。在他过世之后,其个人收藏于格拉斯哥的Kelvingrove博物馆展览,纽约的Alfred于1938年购买了其大部分藏品,并于1955年遗赠了超过400件艺术品予费城艺术博物馆作为Alfred与Margaret Caspary的纪念礼。苏富比曾于1943年拍卖了Gow之中国艺术收藏的剩余部分。

RMB 2,000,000-2,500,000

熊作为力量与吉瑞的象征早在先秦时期便有记载,《太平御览》卷五十引《山海经》载:『熊山有穴,恒处神人,夏启而冬闭。是穴若冬启夏闭,乃必有兵』。《武王伐纣平话》云,西伯侯夜梦一虎肋生双翼,来至殿下,周公解梦谓『虎生双翼为飞熊』必得贤人,后果得贤人姜尚,当时姜尚正在渭水之滨垂钓。后因以『飞熊』指君主得贤的征兆。汉代人亦认为熊是居住在神山中的灵兽,具有沟通天地之能力。熊的艺术形象最早可见于商代妇好墓的三只玉熊。汉代则是熊类作品出现最为丰富的朝代,塑造材质和方法多样,且其表现情态也极其精彩。1952年于安徽省合肥市汉墓中出土了一对鎏金熊形铜镇,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1976年于陕西兴平西吴乡北村出土了一件西汉雕塑立熊插座;时至宋代仿古之风及金石学的兴起,都直接或间接地促进了宋、辽、金、元玉器的空前发展。

此熊尊由白玉制成,润泽通透,料性甚佳,包浆纯熟,左足底部带有灰白沁色。玉熊呈坐姿,形象拟人,以立体圆雕技法雕出其圆浑健壮、肉丰骨劲的基本形态,全身线条流畅优美。鼓腹圆脑,双乳下垂,四肢粗壮,肩背丰隆,腰部略细。低颈颔首,圆眼微凸,炯炯有神,长咀张口,露出颗颗獠牙排列整齐,双耳竖起贴于身后之柱形圆筒,转折自然。左臂向左伸出,抬掌似为抵御何物,熊掌雕刻生动,肥厚圆硕,趾爪细节清晰;右臂弯曲上举,手托一丰润圆球。左腿亦前伸,右腿蜷曲收拢于腹前,玉熊通体结构圆润,各个视角的线条均体现出拙笨质朴之美感。此熊尊之内壁打磨光润,掏膛细致,应为古人仿制《西清古鉴》所录之『唐飞熊表座』而制。原作为铜熊,毛发以金、银丝勾勒,额头、双眼等多处地方皆镶有宝石,线条简约,装饰华丽,应为汉代器物残存之足部。在尺寸及造型上亦步亦趋地模仿,且造型浑厚,质感温润。

底部贴有『THE LEONARD GOW COLLECTION』之旧标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玉熊尊与其极为相似,背部刻有『大清乾隆仿古』六字款。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之Avery Brundage收藏中亦有一类似熊尊,断代为东汉或东晋。

参阅:

1.


《宫廷之雅·清代仿古及画意玉器特展图录》,国立故宫博物院,页70,图8

2.


《敬天格物·中国历代玉器导读》,国立故宫博物院,页147,图7-3-9

3.


《敬天格物·中国历代玉器导读》,国立故宫博物院,页148,图7-3-10



清乾隆 白玉浮雕福禄寿纹如意

L:43.2 cm

RMB 2,000,000-2,500,000

如意由整块硕大和田白玉雕成,玉料厚实,玉质坚致细密,温润光洁,包浆自然。如意头呈灵芝形,柄身呈经典『S』形弯曲,凹凸有致,形态柔婉舒展。


如意头上开光浅浮雕有东方朔偷桃之图景,之间远处苍山蔼蔼,山石嶙峋如斧劈,奇松林立,或直耸入云,或贴地旁逸斜出,枝干遒劲,松针如盖,俊逸挺拔。一位老者行于松下,回首而视,额头圆凸,着高髻,须髯飘飘,身着广袖长袍,衣褶堆叠,自然垂下,一手持粗长木杖,一手托一仙桃。右侧有一身量较矮之人,举一包袱扛于肩头,仰首望向老者,神态自若似在谈笑,手中亦持有一桃。东方朔,《汉书》传赞称其为『涌稽之雄』,『童儿牧竖,莫不眩耀,而后世好事者,因而取奇言怪语,附着之朔』。又《古小说钩沈》辑《汉武故事》:『东郡送一短人,……召东方朔问。朔至,呼短人曰:‘巨灵,汝何忽叛来,阿母还未?’短人不对,因指朔谓上曰:『王母种桃,三千年一作子,此儿不良,已三过偷之矣』。柳守元《摘樱桃赠元居士》诗:『蓬莱羽客如相访,不是偷桃一小儿』。东方朔并以长命一万八千岁以上而被奉为寿星,后世帝王寿辰,常用东方朔偷桃图庆典。

如意柄之中部亦浅浮雕万壑千岩,一棵苍劲古松高耸入云,松下有一须髯老者,手持一柄如意置于肩头,对应中国道教流传之三吉神中的禄神,手捧如意寓意高官厚禄。《史记·天官书》说:『曰文昌宫:一曰是将,二曰次将,三曰贵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禄。』司禄,即职司功名利禄的禄星。隋唐科举制度产生之后,禄星遂成为士人命运的主宰神,天下士人莫不对之顶礼膜拜。如意底部浅浮雕一身矮之仙人立于松下,披长发,着长袍,笑意晏晏,双手伸向面前之锦鸡欲抱之,取意『抱吉』。福星起源甚早,据说唐代道州出侏儒,历年选送朝廷为玩物。唐德宗时道州刺史阳城上任后,即废此例,并拒绝皇帝征选侏儒的要求,州人感其恩德,逐祀为福神。福的含义十分广泛,包容了世俗生活中一切美好的愿望与目标。中国人所谓『吉祥』,多指福而言;因此,吉祥又可以释为福:《字林》说:『祯祥也,福也。』《风角占》说:『福先见曰祥。』

『如意』是中国文化中的特殊对象,以名称讨喜而受人欢迎,脊背有痒,手所不到,用以搔抓,可如人意,因而得名,又称『握君』、『执友』或『谈柄』,梵语『阿那律』的意译。如意首形状如心、如云、如芝,长柄宛曲,一柄在握,赏心悦目。『处处座之旁,率陈如意常』,这是乾隆皇帝当年所作诗句。清代如意基本摆脱了实用用途,逐渐转向为一种艺术陈设品,成为一种象征祥瑞的器物,以示吉祥、顺心,承载祈福纳祥等美好愿望,成为朝贺、祝寿、喜庆时不可或缺之物,皇帝登基、大婚,元旦、万寿等节庆之日,天下最华美精致的如意纷纷贡入宫廷,以取兆吉祥,时有『椒戚都趋珠宝市,一时如意价连城』的诗句。宫禁之内,宝座、卧榻、案头等方方面面都少不了如意的形影,凸显了其陈设珍玩的价值。如英国使节马戈尔尼当年在《乾隆英使觐见记》中即载:『所经各宫或各屋,必有一宝座,宝座之旁,必有一如意』。至雍正一朝、寓意『随心所欲』的如意传统再度盛行,雍正本人亦极好如意、并喜作呈递和馈赠之品,从此遂成常见的御制器物。因选材用料上享有莫大自由度、艺匠往往可任意发挥其无尽创意构思、将各种吉祥瑞意以万千多变之造型饰样呈现。观诸清宫旧藏的宫廷书画中,我们亦不难发现如意被持于帝王手中的图像,雍干父子均曾以手持如意之姿现于画像,如现藏故宫博物院的《胤禛行乐图》轴、雍正妃《行乐图》轴、《乾隆帝观孔雀开屏图》横轴、郎世宁所绘的《弘历古装行乐图》页等就是最佳例证。是柄如意造型雍容端庄,曲线婉转流畅,结构严谨和谐,背部亦打洼,工艺难度颇高,为典型乾隆宫廷式样,更加诸『福』、『禄』、『寿』这三位仙人携吉,愈发令人宝爱。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编8·清》,紫禁城出版社,页100,图69

18世纪 白玉弥勒坐像

H:5.2 cm

RMB 500,000-600,000

白玉质,玉料精纯细腻,润白如新剥之荔枝,宝光滢滢。圆雕弥勒坐像,额高圆凸,面庞宽大,圆脸喜气,宽额细眉,眉眼弯弯,嘴角上扬,笑意盈盈;双耳垂肩,面容和悦,身着露肩长袍,背俏黄翡布袋,衣袍皱褶随坐姿自然垂落,有动静结合之感;袒胸露乳,腰间扎绳结束腰;左腿盘坐,右腿屈膝,跣足。右手放于右膝之上,手握念珠一串,意在断除一切烦恼;左手紧握乾坤袋,自袋中散落各种宝贝,也有人称弥勒佛手中的乾坤袋是百宝袋,有送财的功能。



弥勒佛,即布袋和尚,佛典称五代梁时定应大师,『形裁腲委,蹙额皤腹,出语无定。常荷一布袋入市,见物则乞。且有十八小儿追随,然亦不知小儿何从来也』。通常供奉在象征着佛教『三解脱门』后的佛殿中,也称弥勒尊佛,即未来佛,于华林园龙华树下成正觉,以三会说法化度无量无边的众生。整器衣纹流畅自然,工艺精美,包浆饱满,保存完好,把握人物神态可谓维妙维肖,尤其布袋和尚两腮显露的笑靥,堪称憨中显精,拙中见巧的绝佳之作。观之身心愉悦,诚如古人所言,『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怀一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带座。)

参阅:

1.


《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玉器(下)》,商务印书馆,页128,图107

2.


元 白玉带皮“基石永固”摆件

H:4 cm

RMB 300,000-400,000

白玉质地细润绵密,巧留头部红艳皮色琢刻鸡冠,鸿运当头,吉祥如意。尾部及底部亦有棕红沁色,古韵幽幽。圆雕一母鸡呈回首伫立状,小眼圆凹,短喙,粗颈,鸡冠短小,阴刻网格纹为饰。身形浑圆,羽翅收拢紧贴于腹,并以交错细阴线勾勒羽毛,双腿并拢,立于一嶙峋洞石之上,足蹼刻画细致入微。身侧雕有两只小鸡,仰首前视,稚嫩可爱。母鸡背部打一通天孔直至山石之基座。石作镂雕,增加了剔透轻灵的感觉,整器粗中有细,疏密结合,工艺精湛又使其带有拙朴之意味,气韵盎然,浑然天成。




雕母鸡护雏卫幼、抚育稚子,描绘亲子天伦之乐,体现了中国传统伦理观念。古人没有记时器,以鸡叫为一天之始,则鸡也具有勤劳之象征。《诗经·齐风》的第一篇诗《鸡鸣》云:『鸡既鸣矣,朝既盈矣』,曾被解释为催促君王早起上朝之意。鸡谐音『吉』,有吉祥,吉利的意思,雕群鸡立于山石之上,取其谐音,寓意基石永固,伟业长青。


清乾隆 青金石仿古凫纹觥

H:12 cm

RMB 250,000-350,000

此件青金石凫纹觥,色泽金星遍洒,辉煌华美。器形上宽下窄,随形呈不规则柱形,敞口,敛腹,腹部较深,下部内收。腹外壁以浅浮雕之法雕琢回首之凫纹。巧以觥身为界,羽翼延展至腹部两侧,舒卷流畅,一端雕琢凫首,造型颇为写实。双翅收拢于觥尾,其下浮雕掌蹼为器足,匠心独运。此器仿商周时期盛酒器青铜觥而作,略加时人之巧思化裁而成,纹样及造型皆为乾隆一朝典型的仿古类别,充满奇幻瑰丽之风格。



乾隆皇帝本人对觥这一器形十分喜爱,仅《乾隆御制文物鉴赏诗集》中既有数篇咏颂觥的诗文。然而乾隆皇帝并非单调的欣赏古人的审美,而是有更为隐含的寓意。如本品之觥,其在商周时期为酒器,乾隆皇帝既曾赋诗云:『恶旨有戒谢醴醁,簪芳可爱翩婆娑』(丁未,五十二年《咏和田玉龙尾觥》),意欲借前人之器警戒今人贪酒之意。而凫于古代亦有警戒之意味,《西清古鉴·绍兴古器评》中载:『凫之为物,出入于水而不溺。……饮酒者敬能以礼自防,岂有沈湎败德之患乎?凫尊之设,其意如此。』以凫饰觥,可谓相得益彰。整器构图疏密有致,口沿处装饰一周云雷纹,形成连续而有秩序的美感,其下方高浮雕为凫鸟,错落有致,营造出层次鲜明的效果。可以看出匠人的细心经营,而纹样以外的留白亦舒缓观者的视觉感受。

青金石产自阿富汗巴达克山,通过绵延的丝绸之路最晚至汉代即以传入我国。而如此硕大的原料有赖于乾隆二十四年对回疆准葛尔部动乱的平定,可以说是清中期国力强盛之体现。乾隆皇帝受宋以来文人『尚古』观念的影响,陈设品味偏于古朴文雅。本品即为乾隆朝仿古彝器制作之翘楚,制作技法精湛,精美绝伦,综合运用阴刻、高浮雕等多种技法,结构考究,布局有秩,掏膛规整。纹样立体感强,极富装饰效果,彰显了艺匠卓越深厚的雕琢功力。良材美质,佳器天成,乾隆一朝仿古器之雍容华美,尽显于此。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编10·清》,紫禁城出版社,页203,图154

清 碧玉描金云龙纹大碗

D:20 cm;H:8 cm

RMB 150,000-250,000

碗为碧玉质,色泽深绿,带有条缕黑色纹路,深沉醇厚,包浆厚重。碧玉天然形成的独特斑纹交织在一起,似云如雾,犹如写意飘渺的山水画,自有天然韵致。


碗直口,口径颇大,斜收腹,碗壁甚薄,玲珑透光,打磨细致。碗之内壁描金画有四条云龙,龙微仰首,双角后掠,水滴形眼饱满圆凸,尖鼻上翘,大嘴怒张,耳后须发如在风中飘拂,下颌亦有缕缕须髯飘垂,不怒自威。龙身粗壮威武,辗转腾挪,四肢矫健有力,穿行于云气之中,若隐若现,足部为五爪,鳞片细密,龙爪张弩呈火焰形,充满动感。



碗心绘有一条五爪苍龙,地子满绘卷草,纹理清晰,丝丝入扣,周围饰两层莲瓣纹。龙潇洒自如,气宇轩昂,犹如真龙再现,宛然如生。碗之外壁亦描金绘有祥云朵朵,腰部绘有一圈卷草纹饰,碗底则绘西番莲纹。环形圈足,底部描有『乾隆年制』款。此碗器型规矩,琢磨光滑,金翠相映,兼具实用性与观赏性,颇有皇家气度。玉碗为清宫中御用制品,仅皇帝、皇太后、皇后可用『玉盏金台』,其他妃嫔皆不得僭用,从这严格规定中可见其珍贵的程度。

参阅:


《故宫博物院藏品大系·玉器编10·清》,紫禁城出版社,页203,图154










分享到: